新竹表演之照

有時候我會想~Flamenco是一種適合在大自然在敞開的空間跳得舞嗎?但在這樣怡人的午后,伴著微微清風,傾吐,我的觀眾是大自然。